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疏桐的书斋

清茶一杯,自斟自酌,我写我心中想唱的歌。

 
 
 

日志

 
 

转贴:冯玉祥夫人捐献雨鼎往事  

2014-05-07 06:19:18|  分类: 转贴图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三星堆玉器图文《冯玉祥夫人捐献雨鼎往事》


2014年05月05日  《收藏》杂志       

 
图1图1图2图2图3图3

  陕西宝鸡 刘明科

    雨鼎造型比较独特,属西周早期难得一见的宝物。立耳,平沿,方唇,深圆腹,壁较直,三柱足较粗。腹部四面有扉棱,脊棱状若勾环,口沿下饰两两相对的张口卷尾状夔纹,腹中部饰直棱纹,腹下部饰三角形垂叶纹,足上部饰兽面纹。鼎内有一铭文“雨”字。通高19厘米、口径16厘米(图1)。依据该鼎腹的纹饰与鼎内的铭文,可称其为直棱纹鼎或雨鼎;北京故宫博物院称其为水鼎。

  这件雨鼎是1927年秋冬,由土著军阀党玉琨从陕西宝鸡戴家湾盗掘出土的,后经宋哲元之手送给了冯玉祥,新中国成立后,由冯夫人李德全捐献给了国家,现藏北京故宫博物院。

  党玉琨是民国时期军界三大“盗宝枭雄”之一。他在宝鸡戴家湾盗挖文物的事件,发生在1927年秋冬至1928年春夏之交。其盗掘文物数量之多,质量之高,声势之浩大,影响之深远,远超今天人们的想象。就出土器物而言,有周王室的铜禁、毛伯鼎、冉父癸鼎,以及周公东征方鼎。而与这些珍宝联系紧密的名人,包括清末重臣端方,民国要员冯玉祥、宋哲元,还有著名考古学家陈梦家、唐兰,国际大古董商卢芹斋,美国国际奥委会主席布伦戴奇和美国著名科学家赛克勒等。就这些珍宝的收藏而言,有美国、丹麦和国内的一些著名博物馆。

  党玉琨在戴家湾的大规模盗宝活动,一度引起了冯玉祥和主政陕西的宋哲元密切关注。1928年5月,宋哲元亲自率领所部三个师、一个旅围攻盘踞凤翔的党玉琨。双方对峙数月,宋哲元见党玉琨不肯束手就擒,遂请准冯玉祥把远在山东和河南的张维玺所部主力调回陕西,以加强对党玉琨的围剿。8月初,张维玺率领全军3万多人开赴凤翔东郊,参加攻城之战。9月 3日凌晨,攻城部队炸开城墙,冲进城内,党玉琨被击毙,其所盗宝物落入宋哲元之手。

  宋哲元将夺得珍宝一部分送给了上司冯玉祥,剩余的在他离任陕西时,由小老婆和心腹萧振瀛带到天津,后流失于海内外。在所获得的关于这件雨鼎的资料中,包括照片、拓片、盗挖记录都有记载,只是很长一段时间不知它的下落。直到1955年,冯玉祥夫人李德全把这件珍宝捐献给国家,被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后,这件雨鼎始浮出水面。

  应当关注的是,与雨鼎共出的还有4件同形制的鼎、1件方彝、2件凤鸟纹提梁卣、1件四耳簋,可能还有1件方罍,现在分别收藏在美国华盛顿赛克勒美术馆、哈佛赛克勒博物馆、华盛顿弗利尔美术馆、波士顿艺术博物馆、旧金山亚洲艺术馆,还有一些下落不明。一座墓葬中的共出器物四散海外,被多家博物馆所收藏,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闻。其流传经历一定蕴藏着许多鲜为人知的故事。

  依据党玉琨当时盗挖的记录与陈梦家先生编著《美帝国主义劫掠的我国殷商青铜器集录》一书,这组器物就是从宝鸡戴家湾一座编号M10的墓葬中出土。目前能知道的资料显示,与这件雨鼎共出的这组青铜器中,其5件青铜鼎形状相似,唯大小有别,当是一组列鼎。其中冯夫人李德全捐赠的这件雨鼎不是最大的,最大者形状与雨鼎略有差异。据陈梦家先生说,这件大鼎最先被美国通运公司姚叔来收藏,通高44.5厘米,口径35.5厘米。陕西省考古研究院的王学理先生曾在美国旧金山亚洲艺术馆的青铜器展品中看到了这件直棱纹大鼎(图2)。从他传回的照片与党玉琨当年遗留的青铜器照片相对照,完全相符。不仅如此,与这批青铜器一起出土,但不属于同一座墓葬的再(音)方鼎,陈梦家先生称其为周公东征方鼎(图3),也陈列于旧金山亚洲艺术馆。这就说明与雨鼎共出的直棱纹大鼎,可能是与再方鼎一起流落到了旧金山,被亚洲艺术馆所收藏。

图4图4

      华盛顿赛克勒美术馆收藏了1件直棱纹鼎(图4),其造型与李德全捐献之雨鼎酷似,尺寸大小与党玉琨所盗器物资料略有出入,因为当年是按市制尺寸换算过来的,不一定很准确。收藏者说,这件鼎传为1928年从中国陕西宝鸡戴家湾出土,这是以往资料所没有掌握的情况。因此,它应当就是与雨鼎共出的其中之一。这类四面起脊的直棱纹造型铜鼎,时代都在西周初年,2012年在与戴家湾墓地不远的石鼓山西周早期墓葬中也出土了1件(图5),除此之外,还未见其他地方有相同出土的报道。

图5图5

     至于与雨鼎共出的1件直棱纹方彝,陈梦家先生说1947年以前在美国福格艺术馆看到2件方彝,其中1件与此方彝形制完全相同,只是尺寸略小。现在这件直棱纹方彝是在哈佛赛克勒博物馆展出(图6)。方彝为长方体,方口,盖呈庑殿屋顶式,盖两侧有高耸的两对杈形装饰,盖和器身的四角隅有扉棱,长方形圈足。器体上下部及器座饰夔纹,中间饰直棱纹,形制特别。器身两旁伸出之棱可以当柄,盖上伸出之棱可以当足。彝之铜胎较薄,器已走形。方彝盛行于商末周初,这种造型的方彝几乎都是出自宝鸡,如2012年石鼓山西周大墓中就出土了1件与之相似但体形更大的方彝(图7)。哈佛赛克勒博物馆的这件方彝形状、大小与雨鼎同组的方彝相同,可证实它就是由党玉琨从宝鸡戴家湾盗掘出土的。

图6馆藏方彝图6馆藏方彝
图7图7
图8图8
图9图9
图10图10

       与这组鼎共出的还有2件形制相似、大小有别的凤鸟纹提梁卣,1件现藏华盛顿弗利尔美术馆(图8),另1件现藏美国波士顿博物馆(图9)。通高 35.5厘米,宽 22.8厘米。鸟纹卣有提梁及盖,器身椭圆形,深腹下垂,高圈足。提梁与卣身衔接处有羊首卷角高突,提梁中部有对称两牛首,梁上饰相背夔龙四组,盖饰大兽面两组,盖中有菌状握手。颈部饰凤鸟与夔龙纹,间夹兽头。腹饰大凤鸟纹,圈足饰一周夔龙纹。这种凤鸟纹卣在宝鸡屡有出土,现藏美国大都会博物馆的鸟纹卣(图10),就是1901年从宝鸡戴家湾出土的。2012年石鼓山西周大墓又出土了2件(图11)。值得提及的是,在波士顿博物馆同时展出的还有1件出自宝鸡戴家湾西周墓地的鲁侯熙鬲(图12),这件鬲上的铭文与党玉琨遗留下的拓片相同,这就证明鲁侯熙鬲与鸟纹卣同为党玉琨自宝鸡戴家湾盗掘出土。

图11图11
图12图12
图13图13

        与雨鼎同为一组的尚有1件四耳簋,这件簋在什么地方不得而知。前不久,在华盛顿弗利尔艺术馆的展品中看到1件乳钉纹四耳簋(图13),文字说明“据传1928年军阀党玉琨在宝鸡戴家湾地区大肆盗掘,获取大量珍贵青铜器,本器即为其中的一件”。簋高23.5厘米、宽36.5厘米,重8.53公斤。深腹直壁,圈足较高。簋身对称分布有四耳和四条短扉棱,垂珥较长。珥上各饰有6只浮雕牛头纹,正面一大两小,背面一小,垂珥两侧还有一小牛头。除此之外,器身纹饰规整,分别为上下各三排尖刺乳钉纹和一周直棱纹,圈足饰有拱身卷尾的龙纹。该器与党玉琨盗掘资料的记述基本相同。从目前掌握的资料上看,这类乳钉纹四耳簋的地域特点强,多是出自宝鸡地区,其造型庄重,典雅大方,形象生动,是西周早期具有代表性的精品之作。如纸坊头墓地出土的1件四耳簋就与此酷似(图14)。因此,基本可以肯定,华盛顿弗利尔艺术馆收藏的这件乳钉纹四耳簋,就是与雨鼎共出的那件。       

图14图14

       陈梦家先生1945~1947年在美国讲学期间,参观美国圣路易市美术博物馆时,发现1件青铜雨罍上的“雨”字与李德全捐献给北京故宫博物院鼎上的“雨”字书写风格相同,收藏者说此雨罍出土于中国宝鸡,但没有说具体出自何处,根据判断很可能就出自戴家湾。但这件雨罍是方形,而党玉琨在戴家湾盗挖出土的罍是圆的,两者差距较大。

  同一组共出器物,如此流落到异国他乡,并且被多家博物馆所收藏,这在文物收藏历史上是罕见的。不过,在那军阀混战、动荡不安的特殊年代,这批珍宝不管是通过什么途径流落海外,最终能够完好地保存下来,这已是不幸中的万幸。

  与雨鼎共出的这组器物只是宝鸡戴家湾出土青铜器中的一小部分,由于党玉琨当年是非法盗掘,器物的组合关系受到严重扰乱,不过,其珍贵性依然不可否认。2012年在宝鸡石鼓山上发掘的西周大墓所出土之器物,与戴家湾墓地出土器物风格如出一辙,两个墓地之间的关系问题,有待学术界进一步的研究与日后的发掘来解决。这组流落海内外的青铜器珍宝,依然是研究中不可或缺的宝贵资料。

                          责编 陶贝

  评论这张
 
阅读(89)|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