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疏桐的书斋

清茶一杯,自斟自酌,我写我心中想唱的歌。

 
 
 

日志

 
 

文章:寻亲之阿木斯尔的大舅妈之二(原创)  

2014-09-15 07:08:46|  分类: 故乡草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寻亲

                                     之

                   阿木斯尔的大舅妈之二

                            作者:疏桐

        进得门来,我和大舅妈坐在北炕炕沿上,本英和淑霞坐在椅子上,一个高高大大的中年妇女忙着给大家沏茶端水。

         “大舅妈这是谁呀?” 我问。

         “大嫂,你不认识我了吗?我是狐女呀!”我记起来了,狐女是大舅妈的大女儿,比我小10来岁,我都60多岁,她也应该50多岁了。唉,时间过得太快了!

         “狐女嫁到辽宁,每年都回来帮我收秋,这不,今年来得早些;大儿子石头早就不在了;刚才领你们来的就是二儿子石梁,他早就成家自己过,日子过得不太富裕;二闺女秋玲从小长得又黑又嗑碜(当地土语,读科陈,意难看)从小就不受待见,可找了个姑爷又能干又爱她,日子过得好,老享福了;老闺女秋洁也结婚了,嫁到乌牧场,小日子过得红火,她儿子今年考上北京的大学了,……”大舅妈拉着我的手,不转眼珠地看着我,一一向我介绍着家里的情况。

        我一边听,一边流泪,20多年过去,如今见面恍如隔世,我把身子往前挪了一下,让自己更贴近这个曾经像母亲一样给过我关心和保护的老人,让自己的感受更真切些。

        朦胧的泪眼前,重现了这样的场景:

        那年,刚刚结婚,丈夫的远房表舅表舅妈从阿木斯尔来,说是看看新媳妇。大舅妈帮我抿了抿额前的乱发,拉着我的手悄声说:“孩子,大舅妈知道,你要不是到了实在没法,决不会走这步。你离家离你爹妈太远,遇到什么为难的事实在没有亲人商量,就来阿木斯尔找大舅妈,大舅妈没别的能耐,就能帮你宽解宽解。”说完她背过身擦去眼泪。

        那以后,每次大舅赶着驴车来鲁北,大舅妈都要跟着来,除了给婆婆家带来一些乡下的土特产以外,还专门来看看我。我看不惯婆婆一家对乡下穷亲戚的冷漠和鄙视,每次大舅大舅妈来我都端茶递水,尽自己所能地热情招呼。

        每次来,大舅妈都拉着我的手,看着我的眼睛,和我说着只有母亲和女儿才能说的贴心话,她倾听我低声向她诉说心里的委屈和无奈,拍着我的手背,我擦泪,给我抚慰。

        每次我都要抹着泪站在大门口,眼望着大舅大舅妈离去的背影,那驴车咯吱咯吱地走远了,我的心也被大舅妈带走了……

        写着写着,泪流满面,就此搁笔。

                   写于2014915文章:寻亲之阿木斯儿的大舅妈之二(原创) - 疏桐 - 疏桐的书斋

   
  评论这张
 
阅读(139)|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