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疏桐的书斋

清茶一杯,自斟自酌,我写我心中想唱的歌。

 
 
 

日志

 
 

重贴:难熬的岁月(原创)  

2015-06-19 05:55:27|  分类: 重贴诗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难熬的岁月

         将近半个世纪前,每个寒冬的拂晓,北京城里的人们还沉浸在睡梦里的时候,父亲已经穿好大衣,戴上帽子,提着大扫帚,走出了家门。

自从“横扫一切牛鬼蛇神”以后,无论春夏秋冬,每天早晨父亲都要和众多的“黑五类”一起,打扫街巷的卫生。这些人基本上都是半百以上羸弱的老人,他们不仅要承担挖防空洞扫街刷写红色标语等等任务,还要忍受过往人们鄙夷的目光,忍受孩子们的辱骂和投来的果皮、石子。

对于这些侮辱,父亲和他的伙伴们早已习惯了。与其他受难者不同的是,父亲还因为妻子儿女下放插队,独自苦熬岁月。

每天早上,扫完街的父亲拖着疲惫的脚步走回空无一人的家中,为自己熬一锅粥,待粥凉了再用刀子划成三份,这是父亲一天的定量(父亲只有一个月20多斤的口粮)。没有钱买菜,父亲用热油浇在辣椒面上,再撒上些盐面,这就是就粥的菜。

从事着繁重体力劳动,吃又吃不饱,父亲永远是饥肠辘辘、饥饿难耐。以致他曾经在防空洞施工现场因饥饿而虚脱,也曾经饿昏倒在自家门前。

日久天长,大家了解了父亲的情况,于是总有人时不时地给父亲带来或是半个馒头,或是一块白薯,或是一个窝头,还有人干脆用小手绢包些大米,送给父亲。

父亲知道,这些都是他们从自己和家人有限的口粮中挤出来的,坚辞不受,大家就百般劝慰,直到父亲含泪接受了这些馈赠为止。

“黑五类”队伍中有一位姓顾的老奶奶,年届80,白发苍苍、慈眉善目,她独自一人居住在一间小厨房里(她没有儿女,已故的老伴是“反动学术权威”,住房被红卫兵查封,她被赶到自家的小厨房居住)。顾奶奶就是视父亲为儿女,经常接济父亲的老人之一。

炎热的夏天,顾奶奶会从自家提来开水壶,招呼大家喝水,特意给父亲的水杯里放上一块冰糖;寒冷的冬天,她会把父亲请到她那间窄小却温暖的小屋,喝水取暖; 她经常像变戏法一样,给父亲变出一个热腾腾的馒头或是一碗香喷喷的面条。

在这些自己本已伤痕累累却还关心帮助比自己更需要关心帮助的人中间,父亲这个“小老弟”感觉到了人间的温情,冲淡了妻儿远在天边的孤苦难熬。

过了几年,父亲摘掉了“右派”帽子;又过了几年,父亲被“错划右派”的问题得到纠正;又过了几年,父亲重新回到了日思夜想的讲台。

而今,饱经风霜的父亲早在三年前已经辞世,顾奶奶和那些扫街的爷爷奶奶叔叔阿姨们也都早已作古,他们的儿女亲人们谁会记起这段难熬的岁月?

只有我,在这静静的暗夜里,默默地回想起那些年、那些人、那些事,酸楚的滋味一次次涌上心头……

                 写于2014221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