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疏桐的书斋

清茶一杯,自斟自酌,我写我心中想唱的歌。

 
 
 

日志

 
 

文章:2015草原记游之五——难忘兄和嫂(原创)  

2015-08-27 06:05:00|  分类: 故乡草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章:2015草原记游之五——难忘兄和嫂(原创) - 疏桐 - 疏桐的书斋  文章:2015草原记游之五——难忘兄和嫂(原创) - 疏桐 - 疏桐的书斋 
                                    难忘兄和嫂

                      ——2015草原记游之五

        “本英,听我家老二说tongjia来了,是真的吗?你安排哪天来我家,咱们一块吃个饭聊聊天,好吗?”

        “姐,还记得秉忠大哥吗?他来电话让你去他家呢!”

        哦,是王秉忠,当年我在工程公司时的同事,水暖队队长。我和他的老父亲老母亲和媳妇有很深的感情

        于是,那天下午,本英开车把我拉到了位于鲁北汽车站附近临街的一排平房前,本英也不认识哪个大门是秉忠大哥的家,我俩就挨着门窗往里面张望。

        “我看看,是谁往我们家探头探脑呀?”回头一看,大哥站在我们身后,笑眯眯地看着我。  

        “呵呵,这个一定是tongjia喽!本来想象还是个又瘦又弱的干巴老太太呢!你现在可胖多了!要是在街里碰见肯定不敢认!”

        “哥,你可没有变样,还是20多年前那么精神,就是皱纹稍微多了点。嫂子在家吗?”

        “在家,她知道你这几天会来,念叨你好几回啦!”

        就这样说笑着进得院来,发现院子很大,临街有一排仓库和住房,北面是一排十几间平房,既可作饭店也可作旅店,主人的住房也十分宽敞,里面给排水、供暖设备齐全,十分舒适,院里还有一些建筑机械设备,还可以停靠车辆。

        tongjia来啦,快进屋,”这是嫂子在跟我打招呼,拉着嫂子的手,感觉恍如隔世!

        “嫂子,您和我哥一样,没怎么变样,还是20多年前的样子,”

        “还没变?我都快70岁了!”

        可不是?我都60多,哥哥嫂子当然也快70岁。我不禁感慨时间过得太快!

        从我进屋,嫂子就紧紧拉着我的手不肯放开,紧紧盯着我看不肯转转眼珠,我们就这样面对面站着,半天说不出话。还是哥哥招呼嫂子快去做饭,我才坐了下来。

        嫂子去准备炒菜做饭,秉忠大哥则开着小四轮出去,不一会就买来了汽水、啤酒、冷荤食物。然后他坐下来和我们聊了起来。

        “你说说,你是哪年走的?为什么不给大家打个招呼就走?”

       20多年,只听说你不是一步迈进北京,走了几个地方,那你是哪年回到北京的?哪年退休的?”

    ……

        哥哥一连串地发问,嫂子不时地进屋来给我斟茶,等着听我的回答,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顿时涌上心头。

        我只好简短回答:“哥,嫂子,向你们汇报,我是90年离开扎旗,为什么不打招呼就悄悄地走?那是因为......唉!那天发生的事情使我不得不带着二儿子赶紧离开。走后的第一站是河北滦平,一年半后我调到北京的远郊密云县,又过三年之后我才调回北京到宣武区工作。2000年区委机构改革,我办理了提前退休,现在自由自在,衣食无忧。”

        哥嫂仰天长叹:“不错不错!结局挺好!”

        该吃饭了,我们坐到桌边,哥哥嫂子给我的杯子里斟满甘甜的扎旗山泉,我给哥哥嫂子的杯里斟满清冽的鲁北二锅头。

        “哥我还记得,当年我家的暖气炉和暖气片都是你送给我的,那可是挺贵的呢!”

        “记得,你那时很难,我们都知道,能帮你的也就这么点,不值一提!”

        “嫂子,我还记得,那些年,逢年过节,或者你家杀猪杀羊,大爷大妈就让你到公司来请我,你家吃啥好吃的我都能够吃到,二老可疼我了!”

        “知道,我们家老爷子老太太说了,你一个女娃 ,在鲁北举目无亲,挺可怜的,让我们拿你当亲妹子,我们都记着呢!”

    无语……

    我环顾四周,多么熟悉的场景。仿佛自己还是当年的自己,哥嫂也是当年的哥嫂,不苟言笑的大爷和慈眉善目的大妈也坐在我们中间,和我们一起喝酒吃菜谈笑,热泪再次盈满眼眶......       

        就这样,我们频频举杯庆祝20多年后的这次聚会,庆幸我们还活着,能够见到彼此,祝愿大家都保重身体,争取年年都能相聚。

        哥哥叹口气说:“前几天,我去北山公墓。我一看哪,咱们公司好几十人都到那儿聚齐喽!书记副书记、经理副经理、会计出纳预算统计、瓦工木工力工油漆工钢筋工……能再组织一个工程公司啦!”

        “唉,你猜怎么着,活了快70年,我想明白一个道理——你看那些心里干净、为人正直、没干过坏事没整过人的人,都能够活得长远”……

        夜静更深,我和本英尽兴而归,我把哥哥的这句话,记在本里,刻在心头。

                     写于2015827文章:2015草原记游之五——难忘兄和嫂(原创) - 疏桐 - 疏桐的书斋

              文章:2015草原记游之五——难忘兄和嫂(原创) - 疏桐 - 疏桐的书斋
 
                                  文章:2015草原记游之五——难忘兄和嫂(原创) - 疏桐 - 疏桐的书斋
 
              文章:2015草原记游之五——难忘兄和嫂(原创) - 疏桐 - 疏桐的书斋
  评论这张
 
阅读(296)| 评论(3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